松本和之@200709 FOOL’S MATE

日期:2007年9月
內容:松本和之(ka-yu)談個人單飛活動的心境及首張專輯《Solid Beat》

Q:終於等到這天啦…
A:是啊…

Q:距離上次的訪問隔了一年左右,不過其實這是我個人第一次單獨訪問ka-yu呢。
A:啊,是嗎!完全沒發現(笑)。

Q:沒錯(笑)。是說這一年來,您的紋身又增加了不少啊,感覺這已經變成您的終身事業了。
A:嗯…已經成為嗜好了。刺下去的時候很痛,也會想說為什麼還要刺呢,但是已經對針頭上癮了(笑)。

Q:幸好不是因為奇怪的理由啊。
A:理由是很健康的…嗯,我這個人不見得很健康就是了(笑)。

Q:哈哈哈。對這個嗜好如此執著是背後有什麼理由嗎?感覺好像是要用整個身體來表現的藝術作品呢!
A:嗯~以前刺青是受到家鄉的前輩影響,覺得這種玩意很新鮮、很美式風格,就單純覺得很帥啊。出道後來到東京,就一直想刺青,但都沒遇到好的紋身師傅。大概三年前吧,有人介紹了很棒的師傅給我,從那以後就一下子增加成這樣(笑)。

Q:原來如此(笑)。那麼進入本題,07年決定展開個人活動的時候,起初是想怎樣活動的?
A:總之,並沒有馬上開始活動的想法。怎麼說呢…想一步一步慢慢來吧(笑)。

Q:很有自我想法呢(笑)。我想,因為Janne Da Arc是以馬不停蹄的速度度過了十年,所以這可能是你們第一次有時間放慢腳步,好好重新審視許多事情吧?
A:是的。

Q:那麼,這段時間有做了很多以前沒辦法做的事嗎?
A:啊,對呀,真的是。樂團活動在(06年五月)的SHIBUYA-AX告一段落後,我大約有半年的時間完全沒想音樂的事,一直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(笑)。

Q:沒有音樂的生活?
A:對,去釣魚啦~騎車旅行啦~等等,都是在不會想到音樂的環境裡。不過,當然也是有想過不能一直這樣下去、應該要開始活動了…過了半年後,我還是覺得自己是喜歡貝斯的。

Q:哦哦…
A:在那半年之中,想彈貝斯的這個想法變得明確了。在半年的自由生活裡,並不是因為要想所以開始想音樂的事情,而是很自然而然就會想音樂、就想開始彈貝斯…有著這樣的心情。

Q:回歸原點的心情?
A:嗯。確認了自己的狀況與心情,就是想彈貝斯。除此之外也想做一些跟音樂不同領域的嘗試。

Q:就是指您的個人品牌「Solid Beat」吧?那麼,反過來說,您曾經有忘記那種原點的時期囉?
A:算是吧。我在地下時期玩團的目標就是可以主流出道,所以主流出道的那個瞬間,怎麼說…不瞞你說,接下來就沒有更大的目標了。並不是討厭音樂還是討厭貝斯還是怎樣,而是光就「目標」這部份,找不到接下來想要達成的事了。

Q:所以說,那個對自己而言非常大的目標已經實現了。
A:對。像是也沒有想說要去武道館啦、要賣很多唱片啦之類的,就只是,想過著以音樂為生的日子,還有可以開心地玩團這樣。只要樂團可以持續就很高興了。

Q:這樣說可能會讓您誤會,不過您這樣明確的表示,應該不會另有隱情吧。
A:以樂團名義的活動表面上停止了,但那半年也給了我很多思考的時間,像是回歸初心,還有對於音樂又產生新的熱情…總之,就結果來說是好的。

Q:那麼,這次solo project的風格也是經過一定的時間,才考慮出來的結果嗎?
A:對,一開始並沒有很明確的形式。

Q:恐怕是因為找不到遠大的目標或目的地,就沒辦法前進囉?也沒什麼慾望。
A:如果是要想下一個目標的話,像是在海外開live之類的…不過如果只是想彈貝斯的話,只要自己想彈,無論何時何地都可以彈啊。

Q:您以前也說過吧,不管是以什麼形式,只要能彈貝斯就好,想開live的時候就開…能以貝斯手的身份度過這一生就覺得很幸福了。
A:嗯,就是那樣。如果能一直彈貝斯到老,就太棒了啊。

Q:說到這次個人活動的重點,也有「歌唱」的部份吧。
A:一開始是想說從音樂領域以外的活動開始,然後音樂是附加上去的。所以,就想說可以自己來唱。貝斯手的個人專輯,也可以走技巧風格或是其他方向,不過那樣可能很難讓人了解吧(笑)。用唱歌的方法可能比較容易傳達自己的想法。不過不是說用歌詞,而是指以我唱歌這件事本身…這樣的音樂活動,更容易表達一些事情。

Q:啊,原來如此,是指您所注入的熱情…或是類似的感情,還有顯示自己的人生態度之類的?
A:對,是因為那樣子的原因所以才會在音樂活動裡加入歌唱的部份。不過呢,決定要從事個人的音樂活動時,既沒有曲子,連個方向也沒有。所以一邊做試聽帶、辦選曲會議,也想過要不要請個主唱…還想過跟外國人合作。

Q:不過最後的想法還是由您自己本人吧。還有,本來以為會取個solo project的名字,沒想到是以本名「松本和之」的名義呢!
A:哈哈哈哈(笑)。

Q:那也是含有某種意義的一種表現嗎?
A:不不,那個並沒有…(笑)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。

Q:因為我跟您見面了這麼多次,還是第一次知道您的名字呢(笑)。
A:哈哈哈哈,是喔?(笑)沒有,其實以前就覺得可以把本名秀出來了,但整個團只有我寫本名也怪怪的,所以就一直維持原來那樣。這次個人活動不管做音樂還是別的,雖然ka-yu就是我,也就是松本和之,但還是想不要以Janne Da Arc的ka-yu名義,於是事務所人員就提議用本名怎樣,我反而還有點驚訝想說那樣也行喔?總之,沒有特別的意思啊(笑)。

(接下頁)

(閱覽數:211 次)
分享本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