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本和之@200709 FOOL’S MATE

Q:您不希望這張作品被別人以看「Janne Da Arc的ka-yu」這種眼光看待嗎?
A:不,並沒有那樣的堅持。假如是那樣,也不會是「Janne Da Arc的ka-yu的solo project」,而完全變成個人的作品了。那樣就破壞平衡性了不是嗎?(笑)

Q:也是(笑)。不過以歌迷的立場來看,以松本和之的名義發片又要自己唱歌,期待的同時也一定會感到不安吧。
A:啊,了解。絕對不是要否定Janne Da Arc啊(笑),而且我對個人活動也沒什麼特殊的意識,是以非常平靜的心情面對的,真的沒考慮到樂團的方面。

Q:說到這次首張迷你專輯《Solid Beat》,比起根本的部份,也有把「感覺現在的自己很棒」這種想法具體表現出來的意思吧。
A:啊…算是有吧,因為是自然湧現出來的想法,結果也就是那樣了。可是作曲一開始並不是往這個方向走的。

Q:啊,是嗎?
A:對,一開始是依照樂團的方向,是比較通俗的曲調,也有加入鍵盤等等。

Q:嘿!真意外。
A:一作曲腦子無論如何都會往那個方向思考,但後來想說應該往不同的方向作吧。也想過類似抒情歌的曲子。不過,也不是說以前作的曲子完全沒有這樣的風格,只是花了很多時間去轉變想法。我本來以為作曲會花很多時間,但反而是改變想法耗了很久。後來,往不同的方向進展後…當自己的腦中浮現整體的概念後,馬上就切換過來了。

Q:所以說,決定音樂部份的個人活動後,也花了不少時間囉。
A:的確花了很久。

Q:這就是為什麼之前偶爾跟您碰面時,都說還沒有具體計畫的原因了(笑)。
A:對啊(笑)。

Q:儲存下來備用的曲子也相當多嗎?
A:滿多的。

Q:也就是說這張作品是經過相當長的摸索後才產生的。三人團也是早就決定好的嗎?
A:對,決定我要唱之後,曲子作出來時,就想絕對不要加入合成音,儘量做出越少人就可以表演的曲子。

Q:因為您一定是要彈貝斯的吧…如果打開CD蓋子發現是拿著麥克風,會把大家嚇到吧。
A:哈哈哈,並不是那樣(笑)。曲子是很快就做出來的。

Q:那麼,歌詞全部是英文,也都是請別人寫的,是因為比較想讓主唱成為音響的一個部分嗎?
A:對,當然,歌詞是有拜託對方哪首曲要寫怎樣的歌詞,不過只有我自己了解每首歌的意思吧(笑)。

Q:意思是要聽的人用耳朵感覺囉?
A:對,聽我的日語式英語(笑)。

Q:唉呀(笑)。歌詞的內容,包括反骨精神、自我反省、打破現狀的意欲、還有邁向希望等等…有沒有一個比較大的主題呢?
A:嗯…主題只有一個,那就是不要唱情歌。歌詞內容的話,第一首<Greed or Purity>是指自己的心情在貪念和純真之間動搖;<Now or Never>是說要改變就要趁現在;<The Shadow>是心理變態者…戀屍癖(necrophilia)的歌。<BREAK OUT>是說突破現在的世界往夢想前進;<Wherever>是希望世界和平;最後的<Out of my control>則是一個對女生很差勁的男人的歌。

Q:實際唱歌的時候很辛苦嗎?
A:滿辛苦的呢…(笑)。一開始都沒辦法好好唱,怎樣發音都不對。起初是從第一首照順序錄到第六首,但後來發音有些改善時,就想把那些慢速的抒情曲重新唱過比較好。

Q:是在錄音現場試音的嗎?
A:對,不過因為工作人員大家英文都不好(笑),所以都是以音的高低啦、音色啦這類的標準來判斷。

Q:很嚴格嗎?
A:不,管得很鬆啦(笑)。我自己現在聽是覺得還有改進的地方,但又覺得不需要這麼神經質也沒關係。

Q:只要當成音響的一部分來聽就好了呀。不過雖然是用於個人活動的曲子,歌的旋律部份也很好聽呢,每一首都很容易朗朗上口。
A:真的嗎!?沒那回事吧。

Q:因為像<BREAK OUT>的副歌部份,「Faster than speed of light」這幾句我也會唱呀(笑)。跟音響的部份非常搭配呢。
A:太好了。目前為止我作曲的方式通常是用鍵盤,就算用吉他或貝斯來作曲也會用鍵盤把旋律彈個幾遍,考慮哪個音可能升高會比較好之類的…但這次是邊彈吉他邊哼,感覺哪一段的氣氛對了就用MTR(多軌錄音機)錄起來,大多沒有考慮到旋律線該怎麼走,所以也不知道好不好唱。

Q:六首曲子各有千秋,從節奏強勁的(driving)、油漬搖滾(grunge)到富旋律性的抒情歌都有…這樣的比例分配有特別的意思嗎?
A:不,沒有。

Q:這些樂曲應該能清楚反映出您現在的喜好吧?因為是個人活動,所以就算同樣都是您的音樂,這次的作品應該更接近您本人的形象了吧。
A:啊…怎麼說呢…我並沒有想做特定方向的曲子,也許該說是自然就想做出聽起來心情愉快的曲子。

Q:還有適合現場演奏的曲子?
A:也有吧,不過還有個前提是要能邊彈貝斯邊唱的歌。

Q:那也是一項挑戰,所以說演奏方面應該是傾向簡單的方式囉?
A:對…是沒錯,不能照以前的習慣彈真是辛苦啊(笑)。

Q:不過例如<Out of my control>,有些段落的曲調還是很複雜不是嗎?要一邊唱歌還真辛苦呢。
A:對啊,所以如果遇到不行的時候,其中一邊只好混過去了(笑)。

Q:又說這種話了。就算這樣說,到時候您也還是會兼顧的吧(笑)。
A:哈哈哈哈(笑)。不過這次錄貝斯的時候是邊彈邊在嘴裡默唱,所以基本上都是可以邊彈邊唱的。

Q:可以請教這次參加錄音的成員嗎?
A:吉他是原田喧太先生,鼓手是Ryu先生(ACTION!)。

Q:以前就想跟像他們兩人這樣的前輩合作嗎?
A:比起同世代的人會比較想跟前輩…應該說,同世代的樂手我幾乎都不認識吧(笑)。反而是對前輩級的人比較熟,所以就想跟他們合作了。

Q:作業的過程是怎樣的氣氛呢?
A:總之是一直做著…我先作曲,編曲是在喧太先生家裏我們兩個一起做,然後再交給鼓手Ryu先生,有點像一鼓作氣的感覺就這麼錄完了。

Q:真厲害!
A:沒有沒有,我只想著不要給前輩們添麻煩(笑)。

Q:那麼,經過了許多波折而完成的作品,聽起來有什麼感覺呢?
A:真的是頗充實的音樂活動啊。很愉快、也做了很多自己想做的。音樂…可能只有我體會得到,但就是很充分地表現出來的感覺。

Q:聽起來很有成就感。
A:對啊。感覺真的很棒,因為我以前聽自己錄的音或作的歌時,老是會覺得「啊,當時這樣做比較好…」但這次覺得真的做出很不錯的東西(微笑)。

Q:會這樣想也是因為很辛苦才做出來的吧。
A:嗯,還有三個人的組合真的很棒,聽起來超帥的。

Q:應該是非常值得期待的作品了。
A:沒錯,唱歌的部分不算的話(笑)。

Q:不不,說真的,這次的音樂很容易入耳,而且您的音質也很不錯,一點都沒有不協調感呢。
A:謝謝,那樣我就放心了。

Q:另外,跟專輯同名的品牌「Solid Beat」,決定設立這個品牌的動機是什麼?
A:想從事設計是樂團時期就有的想法了,所以開始個人活動時,就想到可以設計適合夏天穿的T恤之類的。

Q:其他還有帽子、護腕等等,今後也會同時進行嗎?
A:是…如果可以的話(笑)。

Q:怎麼了,好像沒什麼精神呢?(笑)
A:因為還沒做出結果啊(笑)。

Q:那麼,以松本和之名義的活動今後又有什麼計畫?
A:首先會有live,因為要辦tour的話,曲子不太夠,所以現在正在做新的曲子。假如那些曲子還能用什麼形式…還能留下什麼回憶就好了。

Q:什麼是留下回憶啊!又不是那種只做給自己聽的曲子吧(笑)。
A:哈哈哈哈!(笑)假如能再做出一張作品就好了。

Q:那之後呢…
A:到沖繩買間房子…

Q:好了,說完了吧!
A:種一片甘蔗田(笑)。

Q:呵呵呵(笑)。請把今後的計畫實際已決定的部份大約說明一下吧。
A:嗯,現在因為滿腦子想的都是自己的project,所以首先是想以最好的方式呈現出這個project的結果,然後再考慮以後的計畫。請各位繼續期待吧。

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文章

(閱覽數:228 次)
分享本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