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email protected] Labo

日期:2006-06
內容:ka-yu談貝斯教學DVD《ka-yu直伝 REAL ROCK BASS》、初學貝斯過程及做音樂態度
來源:Guitar Labo

充滿歡笑的「教學」

Q:請問關於6月24日發行的DVD,有什麼特別辛苦的地方嗎?
A:辛苦的地方就是要一個人講話吧。第一次做這種事。每個主題都得自己先整合一下才行,真的好辛苦啊(笑)。不過我幾乎都是教到哪裡就講到哪裡,沒什麼計畫(笑)。

Q:內容的部份是已經有具體的提案還是由您自己構想的呢?
A:一開始是拿到一個大概的流程,再自己去細分的。

Q:可以簡單介紹一下是怎樣的內容嗎?
A:好的。因為標題寫著「教學DVD」,所以大家可能會聯想大概是像學校老師講解技巧的樣子,實際上並不是,反而滿有趣的喔?…(笑)與其說是「教學」,比較像「介紹幾種彈貝斯的方法」吧,內容會讓觀眾一直笑著看到最後。

Q:邊笑邊模仿,到最後就會彈了是嗎…?
A:嗯,是可以讓人找到適合自己的貝斯風格或作為一種參考,不過倒不是看了就會彈了。(兩人一起爆笑)「教學」這字眼給人的印象很死板吧,我不太想做成那樣,而是想告訴大家「我是這樣彈的,如果可以給你當成參考的話就太好了」。這個DVD不是太正經八百的東西,該說比較像我的個人形象DVD吧(笑)。

Q:所以,應該也有作為形象DVD的提案囉?
A:沒錯,也是有(笑)。對貝斯沒興趣的那些歌迷,也許看完DVD也會對貝斯產生一點興趣,連樂器都沒摸過的人也有可能會想嘗試,就是這樣的內容。就這方面我覺得做得還不錯。

原創的貝斯

Q:Fernandes1出了ka-yu model的貝斯(KRS-TRUTH)是嗎?
A:對,我提原案,再由Fernandes的負責人根據那個來設計,兩人共同討論而做出來的。

Q:這把貝斯有什麼特別注重的地方?
A:特別注重的地方是音色。為了要讓它發出很多種貝斯的聲音所以挑選了pickup(拾音器)等等…就是音色吧。

Q:放在棺材型的盒子裡是…
A:不是我的主意,是Fernandes的負責人自己決定的(笑)。其實我們的思考方向很一致。我只要說一小部份,他就可以做出遠遠超越我的想法的東西。託大家的福,好像已經全部被預訂光了。

Q:其實這是Guitar Labo第一次訪問貝斯手喔。
A:真的啊。

最初是Fender

Q:想請教一下您過去的經歷,您當初決定從事音樂的原因是受到什麼音樂影響呢?
A:唔~我開始玩音樂的動機是有點不純的,就是想受女生歡迎啦(笑)。正好當時樂團盛行,女孩子看到樂團都會尖叫嘛,就覺得玩樂團會很受歡迎(笑)。所以,並不是因為想表演哪首歌或是被哪首歌影響。

Q:您並不是唯一的例外喔,聽說野呂一生2本來想當魔術師,後來看到同學拿吉他變得很受歡迎,所以就改變想法了!
A:啊哈哈哈(笑)。是喔~?

Q:ka-yu先生一開始就是彈貝斯的嗎?
A:不,一開始是吉他,彈貝斯是別無選擇(笑)。樂團的焦點是主唱,但我又不是當主唱的料,那就吉他吧,所以就開始彈吉他,但馬上就遇到挫折了…(笑)

Q:是彈電吉他嗎?
A:對,因為親戚裡有位大哥當時組了樂團,有很多吉他,其中有一把Fender3的Stratocaster沒在用,就給我了。

Q:一開始就用Fender?
A:沒錯,一開始就用Fender,運氣很好吧。那位大哥是左撇子,所以吉他被改造過。狀況方面,nut(弦枕)的溝全是反過來的,switch(開關)也不見了,fretboard(指板)也削成破破爛爛,保存得並不好,不過畢竟還是Fender。那把吉他我現在還留著。

放棄吉他,改彈貝斯

Q:拿到那把吉他就馬上開始組樂團嗎?
A:對,大概是國二下學期結束時。

Q:不過,為什麼會立刻又放棄吉他了呢?
A:那時是跟現在的主唱(yasu)組團,其他還有貝斯手和鼓手。那兩人因為家裏有事不能來練習…所以變成只剩主唱和我,不知道怎麼辦。同校有另一個團,現在的吉他手(you)當時就在那個團,於是講好兩團合併一起玩吧…現在想起來很炫呢,因為有八個團員。進了練習室就會變成「我彈X JAPAN,你彈ZIGGY」(笑),根據曲子來決定誰去彈。以那樣的方式玩了一陣子後,因為要考高中,大家都放棄練團了。而我正好也覺得吉他太難,就改彈貝斯,不過那時候並沒有組團。

Q:練習貝斯時,有看什麼教學書籍嗎?
A:沒有,都是自己學。常常拿BOØWY的歌來copy,那時BOØWY所有的歌幾乎都會彈,現在也還記得(笑)。

Q:ka-yu的貝斯風格是受到BOØWY的松井常松(BOØWY的貝斯手)影響的嗎?
A:嗯~嚴格地說,是看到CRAZY COOL JOE4在舞台上威風凜凜的樣子覺得很帥(笑),想變成像他那樣啊。

Q:那是指視覺方面的影響囉(笑),音樂方面呢?
A:音樂方面,當時很喜歡Extreme,所以是以Pat Badger5那種鏗鏘有力的音色為目標一直練習的。

能彈出想彈的曲子為止

Q:如此說來,並不是因為受到誰的影響而開始彈貝斯囉?
A:對,吉他則是沒辦法彈那麼快(笑)。

Q:不過貝斯也差不多吧?
A:對啊,當時因為練BOØWY,而他們的歌都是彈根音(root)比較多,因為這樣所以沒什麼速彈,然後就覺得「貝斯很簡單嘛!」其實只是因為我什麼都不懂。

Q:在彈的過程當中,漸漸就會產生想要進步的想法吧。想過要偷學誰的技巧嗎?
A:與其說偷學,倒不如說是因為想彈某首曲子吧。那樣想的話就會一直練那首曲子。比方說Extreme的<CUPID’S DEAD>的間奏部份有個兩分鐘長的吉他貝斯聯彈,那時覺得那個地方有夠難,但又因為很想彈那首,所以還是拼命練習。

Q:是這樣呀,所以您很喜歡練習囉。
A:(小聲)才不,一點都不喜歡(笑)。說練習是比較好聽,但比較像是想拼一口氣吧。在彈得出來之前絕不停止…類似這樣。假如變成練習,就會變得討厭彈了。所以,比較像是以「可以彈出來」為目標而嘗試的這種心情。

Q:也就是說不要把這個當作練習。
A:沒錯,不要想是練習就好了。

(接下頁)

(閱覽數:303 次)
  1. 日本樂器廠牌 []
  2. 日本樂團カシオペア的吉他手 []
  3. 美國樂器廠牌 []
  4. 日本樂團DEAD END的貝斯手 []
  5. Extreme(極限)為美國樂團,Pat Badger為Extreme貝斯手 []
分享本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