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email protected] Labo

放著讓它熟

Q:在家裡會彈吉他嗎?
A:我在家會自彈自唱啊,會一個人彈尾崎豐的<I LOVE YOU>(笑)。

(一起笑)

Q:樂器會隨時放在手邊嗎?
A:會吧。想到某首曲子不錯的時候,就會想把音找出來,開始想要怎麼進行或可以用在哪裡之類的。雖然可以變成作曲的靈感,但常常都記不起來(笑)。不過,容易忘記的曲調其實不太好呢。我會把某個曲調放著一個星期不管,假如一個星期過了還記得起來,就覺得可以用。就像這樣故意擺著不管(笑)。不過,大部分時候都是會忘記的。

Q:先前的樂團是因為考高中而解散的,那之後就沒玩樂團了嗎?
A:在參加Janne Da Arc之前都沒有。當時他們邀我加入,而且才過了一星期就準備要作試聽帶了,可是當時既沒有器材,因為是地下團所以也沒什麼錢。真的是一直線呢,就算沒組樂團,在那之前一個人彈貝斯也自得其樂。

謙虛

Q:那很厲害呢!
A:不過音樂這種東西不是冷門就是主流嘛,只要達到了某個程度就會了解,只要把類似基本法則的東西記起來,接下來也不會太難。

Q:但這種對音樂的敏銳感可不是常人都會有的呢。
A:咦!?是嗎~(笑)

Q:沒有一定音感的人,做起來就沒那麼容易了。
A:(不好意思)這樣啊…

Q:您太謙虛了…

(一起笑)

想在海外LIVE

Q:今年是Janne Da Arc組團十週年,有想過接下來的十年會是怎樣的發展嗎?
A:接下來的十年,唔…有沒有那個精神或體力持續下去還很難說,總之,不只想在國內,也會想在海外活動。十年後如果可以來個世界巡迴表演應該很帥吧~(笑)有那個環境的話,也可以馬上就出發了。因為很想知道我們的音樂可不可以通用於別的國家,別國的人會不會喜歡我們的音樂,因為沒辦法想像,所以很想嘗試看看呢。

Q:ka-yu先生是認為樂團造就了自己,還是認為樂團是一種表現自己夢想的方式呢?
A:啊…很難講耶…嗯,我的話,很想說因為自己而有樂團,但實際上並非如此,還是因為有樂團才會有自己啊,不得不這麼說。

矛盾、模糊…那就是我

Q:順便一提,您有考慮過單飛或個人企劃之類的活動嗎?
A:現在沒有,以前有。現在對於音樂,怎麼說呢,沒那麼大的企圖心了。如果要一個人做,責任就會伴隨而來,我覺得那樣太沈重了…其實,不要想太多,就算對一些事情不滿,只要可以彈貝斯就很幸福啦。不是說單飛就可以怎樣,比起那樣,更想提昇自己身為貝斯手的技巧、更上一層樓。不過又覺得自己不是那樣可以努力的人,真矛盾(笑)。我對很多事都很矛盾,一直都不清不楚的,這就是我的個性(笑)。

只對音樂拼命

Q:謝謝您這麼誠實回答。對於那些崇拜您、想學貝斯的業餘人士,您有什麼建議嗎?
A:唔,就是,即使沒組樂團,只要能持續下去,總會做出名堂來的,所以不要放棄、持續下去吧。這點是最難辦到的,但不管能持續到什麼時候持續彈下去的話…像我這樣玩了十年,也就具備足夠的技術了。所以希望大家都能持之以恆。

Q:由您來說別具說服力。最後想請問,ka-yu先生認為自己一生都會投入音樂的事業嗎?
A:坦白說並不這麼覺得。我的最大目標是成為職業樂手,那個目標實現之後,就好像在沒有夢想的宇宙中飄盪一樣。喜歡音樂,也不一定要自己彈,只用聽的也行。但並沒有放棄的意思,只是,沒有一定要抓著音樂不放的這種想法而已。隨便去做這種感覺是不好的,所以我對於音樂會很努力,不想讓別人認為我是輕視音樂。

Q:令我驚訝,您真是太謙虛了(笑)。
A:我常常只會用想的,說出來的總是詞不達意,所以常常發生被誤會的情況,不過今天看來還好呢(笑)。

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文章

(閱覽數:323 次)
分享本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