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anne Da Arc物語

A True Story by Janne Da Arc
Translated and Rewritten by Sanna

「好期待Janne今天的live唷!」
「真想早點開始!」
「yasu一定又會讓整個會場暴動起來了!」
會場外,數以萬計的歌迷抱著興奮的心情等待迎接盛會。

會場的後台休息室…
「請準備登場!」
「好~」
「連這裡都聽得到聲音,可見一定有很多人!好像第一次參加聯合live呢!」
「幹嘛這麼興奮,又不是第一次來武道館,快走吧。」kiyo揶揄著you。
「沒錯,我們已經跟那時候不一樣了。」yasu說:
「唯一不變的,就是我們五個人一直是『Janne Da Arc』這個事實。」

我們五個人…
比什麼都要重視這件事情…
因為…也曾經有不相信的時候…
無法相信…眼前的一切竟然成為事實的那時候…

*

時間回到數年前…

「喂!ka-yu!你真的不玩團了嗎?喂!你有沒有在聽啊!」
yasu大叫,想阻止ka-yu坐上重型機車,後者一聲不吭。
「當初不是你叫我唱歌的嗎!?」
yasu的叫聲消失在機車離去的巨大引擎聲中…

「…嘖!機車有那麼好玩嗎?」yasu嘆了口氣,卻聽到後方傳來輕快的吉他聲。
「什麼嘛!那傢伙有夠自私!you你說對不對?當初明明是他邀我組團的!」
「可能厭倦了吧~」
「對,厭倦…啥!?」
「哎,反正這也不代表玩完了。」you哼唱著自創的怪歌:「練習~練習~去練習~Tiba和Ino~都在等~」

看到優哉游哉的you,yasu不禁釋懷地笑了。

*

大阪府立枚方西高校--Janne Da Arc相遇的重要舞台。

「哇,這學校好多正妹!嘿,你們看那女的怎樣?」一個似曾相識的面孔興奮地東張西望。
「…you,這個大叔是誰啊?」yasu問一旁的you。
「誰是大叔!?我可是將來(預定)拿下最佳鼓手頭銜的…」
「喔~這種自信滿滿的態度,原來是shuji呀~」yasu聳聳肩,搭住旁邊的團員朗笑:
「最佳鼓手頭銜,是屬於我們家Tiba的啦!」
「哈…今天練習怎辦?練團室都關門了。」
「在我家就行啦!」
「好,就這樣!Ino呢?」
「我也可以。」
「我也要去。」
「…shuji你幹嘛…你不是別團的嗎?」
「唉呀又沒關係!對了,ka-yu呢?」
「那傢伙念別的學校,也不玩團了…」

樂團成員放學後到yasu家集合,已經成了例行公事,大家總是一起玩音樂到深夜,樂此不疲。快樂的日子就這樣飛逝而過,到了高二的某一天…

「咦?」yasu經過樂器行,看到某同學站在鍵盤前。

「那個人好像是同班的…記得是叫kiyo吧。他是要彈琴嗎?喔喔!那個架勢好像小X哲哉!他是不是也有玩團啊?」yasu期待聽到kiyo彈出美妙的樂音,然而…

「哇哩咧!!」彈得有夠難聽…

可是…這歌…沒聽過!表示是自創歌囉?雖然演奏技巧很差,可是仔細聽這曲子…

「同學,你這樣會造成其他客人困擾的。彈不好就別在這丟人現眼了!」樂器行店員過來行逐客令。
「…我…」yasu上前,看著kiyo:「我覺得你的曲子很棒!」
「啊?該不會你也一樣爛,同病相憐啊?」店員嘲笑。聞言,yasu額頭浮現憤怒的青筋…

「砰!」兩顆拳頭落在店員頭上--另一拳是kiyo打的!

「喂!那兩個西高的!站住!」警衛出現。
「啊!糟糕…快逃!」yasu邊跑邊叫:「笨蛋!你幹嘛也出手啊!」
「…那曲子很棒吧?」kiyo眨眨眼:「那是我的得意作品,不過是第一次被人稱讚呢!」
「我是主唱,我想幫那曲子寫詞!要不要一起玩團啊?」

就這樣,kiyo加入了yasu的樂團。

「…就跟你說的一樣!」yasu對you說。
「嗯?」
「ka-yu跑掉時,我以為沒辦法唱下去了…因為,我和ka-yu,當初不是還硬拜託你、Tiba和Ino讓我們加入你們的團嗎?…可是,我現在還在唱歌!也有了新的夥伴…沒有半途而廢…那個時候…」

真的很感謝你呀…you…

「今天感覺不錯,我們這個陣容還滿像樣的吧?」
「你也這麼覺得嗎?」yasu說:「這樣的陣容…可以進軍職業級了!」
「進軍職業級啊…!」

於是,由yasu、you、Tiba、Ino和新成員kiyo組成的Janne Da Arc,開始真正的音樂活動!升高三時,他們通過樂團大賽的預賽,為了晉級必須加緊練習,可是…

「喔!好熱好熱,休息吧!」
「我去買點喝的!」
「Tiba還沒來嗎?別人一遲到他就發飆,自己卻…」
「那是因為Ino你太常蹺掉練習了!Tiba那麼認真,不來一定是有理由的,再等等吧。」
說著,yasu去便利商店買飲料,卻在路上撞見Tiba跟一個女人吵架。

那天,Tiba終究沒出現在練團室,之後幾天也是…

「夠了沒!明天就是複賽了,練習不來,曲子也沒完成,怎麼辦啊!」Ino大吼。
「我去找Tiba…」yasu去Tiba的公寓,無人應門。

我相信你啊,Tiba!我們中學開始就一直在一起的…我相信你啊!

…那時,yasu第一次感受到…信任一個人的感覺是多麼沈重與恐怖。

「咦?你們的鼓手呢?」
「拜託,可不可以讓我們延後出場?」
「真沒辦法,好吧!我可是很期待Janne的啊…」
好不容易主辦單位答應他們可以延後出場,但Tiba依舊沒現身。

「他不是說要來嗎?」
「…他說要來…」
「可是沒來啊!!」
「………」
「嘿~你們幾個!」
「shuji…」yasu抬頭看到shuji滿面笑容走來。
「我今天來當你們的觀眾啊!怎麼大家都一副苦瓜臉?怎麼啦?」

最後,yasu只好臨時拜託shuji上場幫他們打鼓。但少了Tiba,樂團看不見未來…

「Tiba說他暫時不來了…所以下次聯合live可能要再拜託你…」yasu去找shuji。
「我是沒問題啦,不過你還好吧?」
「還好…you和kiyo都很準時來練習…Ino常蹺班,不過他技術倒是一流的。」

沒錯,Janne Da Arc不會就此結束…

*

屋漏偏逢連夜雨,就在某場live之後的夜晚…

「辛苦了!」兩個前輩樂手走向正要離開的Janne團員。
「啊,今天謝謝你們了!」yasu鞠躬道謝。
「別客氣!是說你們的貝斯挺強的嘛!」
「哈哈!是啊,只不過常翹班~」
「囉唆耶!」
「啊~聽得出來啊!貝斯的聲音沒啥幹勁,一定就是因為太無聊了吧!」

…什麼?

「沒這回事…」Ino不好意思。
「對啦,要不要找時間來咱們練團室玩玩啊?那邊的鍵盤手也來吧?」
「咦…?(汗)」
「……」yasu轉過身去。
「yasu!」
「…他們好像對我和你都沒興趣…」yasu對追來的you苦笑。
「…唉,因為你是主唱啊,而我的技巧又不怎樣…」
「太沒常識了吧!就算是前輩,也不能在其他團員面前公然挖角啊!」yasu忿忿不平。
「你們兩個等等我啊!」kiyo跑來。
「…無所謂啦,他們不是也邀你了嗎?」
「因為他們要的只是『鍵盤手』,並不是『我』啊…」kiyo搔頭。
「呼…是嗎…」

那之後,Ino不來練習的情形更嚴重了。

「今天Ino還是沒來…那邊就那麼好玩嗎…」
「相信Ino吧!只要相信就一定會有轉機的…」you安慰yasu。
「…我出去一下。」
「等等!外面在下大雨啊!yasu!」

只要相信就會有轉機嗎…?問題是我們現在這樣子…

yasu來到前輩的練團室外頭,竟看到Ino跟前輩們相談甚歡。

「…啊,那不是你『以前那團』的主唱嗎?」其中一名前輩轉頭過來。
「Ino!!」yasu大吼,把手上的傘摔到地上。
「不好意思,我跟他講一下…」Ino走向yasu:「唷…yasu…不撐傘會感冒的!」
「……」
「呃,好久不見啦…那個…我…我一直想說也去你們那邊一下,可是…」
「……」

如果,當時Ino肯跟我道歉…如果,他不找藉口搪塞的話…

「夠了…你…你不用來了。」
「…咦?」
「我拜託你…不想幹的話…就不用來了!!」

那個大雨滂沱的夜晚,yasu含淚開除了Ino。

(接下頁)

(閱覽數:453 次)
分享這篇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