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anne Da Arc物語

「讓你當壞人,真的很抱歉哪…對不起,yasu…」

躺在床上的yasu,腦中迴響著Ino的話,而後猛然坐起。
「現在幾點?兩點!?糟糕…一點鐘訂了練團室的啊!大家一定都抓狂了!」

yasu停住穿衣服的動作。

…會抓狂嗎…?搞不好根本就不來了…我也惹他們生氣了吧…

那天,開除了貝斯手Ino後,yasu在歸途中遇到著急的you和kiyo。

「yasu!你跑去哪裡了!淋成這樣…」
「you…kiyo…只剩你們了…」
「咦?」
「Janne Da Arc只剩三個人了…」
「什麼意思?你跟Ino怎麼了嗎?」you問。
「咦?那,樂團以後怎辦?」kiyo也問。
「……我也想知道啊…」yasu說完,撇下兩人離開了。
「yasu!?喂…」

我太差勁了…他們是擔心我才來找我的!我卻不跟他們商量,只會獨自生悶氣…他們也會不安的啊!只剩三個人,夥伴才更顯得重要,我怎能背叛他們呢!

假如有音樂之神的存在…you和kiyo就是神最後留給我的真正夥伴。我不能背叛他們!就算他們沒去練團室,我也…!

yasu衝到練團室,空無一人。

「練團室有這麼大嗎…啊不行!不能喪氣!他們不來的話我就等…嗚哇啊啊!!」
yasu冷不防遭到you的「冰彈」突襲。
「哈哈哈!成功!」you大笑。
「好啊…看我的!」yasu搶過you手上的冰塊,把他冰得哇哇大叫。
「你們在幹嘛啊…」
「kiyo!」
「我們去買飲料,也買了你的份喔!」
「是本大爺請客的啦!」shuji突然從kiyo身後冒出來。
「我們在路上正好碰到!」kiyo補充。
「…shuji!?」
「節奏隊都不在也不能練習吧?雖然我自己也有團,幫不了多少忙…」
「………」
「…反正暫時這樣嘛…就跟以前一樣不是嗎?」you笑道。
「………」
「yasu你怎麼了…」
「啊…?」
「原來在哭啊!這小子~這麼容易感動呀~」
「不是啦!是它自己跑出來的!我沒有哭,是眼淚…不是啦!!」
「嘻嘻…yasu愛哭鬼~」
「吵死了!不要看啦!」
「哈哈哈!別害羞了啦!」

一定有音樂之神的存在,一定有的。祂要我「唱下去」…
我要相信自己的命運…

*

「不對~不是…不是那樣啦!」
「有什麼關係,我只是臨時的代打而已…」
「不行!這首歌的鼓是重點耶!」

某天,yasu和shuji為了鼓的打法爭執起來。

「…意見真多,那你來示範啊!來啊,鼓棒拿去!」
「好啊!誰怕誰!」yasu坐到鼓座上,才發現打鼓好像沒那麼簡單…
「哼哼…放棄吧…你辦不到的…」
「噠噠多咔多咔叩多叮~大概是這樣?嘿嘿~」yasu索性用唱的。
「什麼鬼!你至少也做個打鼓的樣子吧!」
「總、之!就是不夠帥啦!我要訓練你打到帥為止!」
「好了好了你們兩個…休息一下吧?(汗)」
「啊~老頑固,我去外面抽一根煙再說…」shuji出了房間。

「…你會不會太逼他了啊?」you擔憂地問yasu。
「他不是做不到,只是不想做而已!」yasu接著說:「其實…前幾天我接到Tiba的電話…」
「他要回來了嗎!?」
「…可是…因為他的關係樂團差點垮掉不是嗎?所以我想知道他有多認真看待樂團的事…」

門打開了。

「喔!有人志願要當鼓手啊~他來試音了!」shuji拉著Tiba進來。
「Tiba!?」
「哎呀~太好了太好了~這樣我就可以脫離地獄了~我先回去啦!」shuji一派輕鬆。
「shuji…」
「…他跟你們認識這麼久,一定行的…他一定能理解你那爛爛的『口鼓』!」
「爛爛的…!?」
「這是我們正在練的曲子。」you和kiyo把樂譜拿給Tiba。
「…你…真的要試音嗎?」yasu回頭問Tiba。
「是…是的!」
「我們這裡可是很嚴格的,我們是認真地要走職業之路,不需要玩票的…」
「我是認真的!拜託你們!」
「好吧,那來打打看吧…我用唱的示範…」
「不用了,我知道的…」Tiba開始打起來,yasu邊聽邊露出欣慰的表情。

「原來是這樣打啊,嗯…」shuji在門外偷聽。

這樣,試音就合格了吧…事情終於解決了。
我可是你們Janne的歌迷,很期待下次的live喔!

shuji離開了練團室…

*

「選曲就差不多這樣吧…好久沒開live,不能不加油。可惜不能放貝斯為主的曲子…」
「這可是現場演出啊!我想要真正的貝斯!」

『看來得找新的貝斯…可是不是隨便找得到啊!尤其是因為Ino太強,咱們歌迷對貝斯很挑呢!』yasu心想。

「yasu!吃飯了!今晚吃炸蝦喔!很厚很好吃的!」
「嗯~」yasu無精打采地扒飯,腦子裡仍在煩惱貝斯手的事。

『與其找高手,現在更需要有幹勁的人!技巧那東西以後再練就行了!』

「喔…這蝦子真的很厚!」
「對吧~?還有因為菜不夠,就吃這個…」母親放了一盤明太子到桌上,yasu登時愣住。

鮮紅的明太子 + 厚厚的炸蝦 = ??

讓他想起了某人的厚嘴唇!!

「有啦~~~~!!!!」

*

場景轉換到枚方市內某live house。中學時脫離樂團的ka-yu,之後仍跟yasu保持聯絡。目前在yasu介紹的某敲擊金屬團(thrash band)擔任貝斯手,但由於跟其他團員不合,他已經忍無可忍了。

「可惡…」ka-yu背著貝斯跑出live house。

『只要能彈貝斯,哪裡都行』…我再也不這麼說了!那種地方…那種地方…那種地方…!

「哦~ka-yu啊!」yasu迎面而來。
「yasu…」
「今天沒有live嗎?我有事找你,要不要來…」
yasu話還沒講完,就被ka-yu狠狠賞了一拳。
「把我介紹到那種丟臉的樂團…給我以死謝罪吧!」
「!!」

兩人扭打(?)數分鐘後…

「…這樣…你氣消了吧?ka-yu…」
「…不行…那個團完全不行啊…我…我追求的不是那樣…」
「我懂…ka-yu,我懂你的意思!那來Janne吧!Janne Da Arc會有你想追求的…」

yasu把自己的來意說與ka-yu聽。

「直接說結論就是不要。補Ino的缺太難了,我的技巧一定會被比下去…」ka-yu說。
「沒那回事!我們現在需要的不是高手,是有幹勁的人!所以…拜託…」
「…不要。」
「我們會想辦法…」
「不要。」
「拜託啦…」
「不要。」

不管yasu如何懇求,ka-yu還是無動於衷。這時一群可愛女孩子經過,喊道:
「啊哩~那不是yasu嗎!?」
「真的是Janne的yasu耶~我們是你們的歌迷!」

「喔~真的啊?謝謝!」
「怎麼最近都沒有開live呢~?」
「因為發生了一些事…不過最近馬上就會開了!請多捧場啦!」
「呀~好期待!當然,我們一定會去的!」
yasu愉快地和歌迷交談,ka-yu在旁愣愣地看著。
「天黑了,回家小心啊!」
「嗯,謝謝~!加油喔!」

「大家都在等呢…不加油不行!」跟歌迷道別後,yasu自語。
「…對啊,不加油的話…」
「…ka-yu?怎麼…」yasu疑惑地看著ka-yu。
「…不能對不起那些在等你們的人吧…我…可以幫Janne的忙。」
「咦…」
「你很拼命啊…再說,在意前任的貝斯也不是辦法,我只要彈我自己的貝斯就好了吧…」
「真…真的嗎!?謝謝!!」yasu大喜:「我要趕快告訴大家這個好消息!」

『呼呼…這次一定沒錯…這正是我追求的受女生歡迎的人生啊…』ka-yu握拳。

雖是抱著邪惡的動機答應入團,不過想起yasu欣喜的表情,ka-yu自語:
「…『謝謝』啊…該認真點了嗎…?這次一定要…」

「這次一定要…」
那是…將夢想化為現實所必須的咒語…
雖然不知道要吟唱多少次才能實現夢想…

*

ka-yu加入後,Janne Da Arc陸續做出新曲,準備錄製真正的試聽帶了。

「你們覺得怎樣?」kiyo讓眾人試聽自己做的編曲。
「太棒了!這編曲超酷的!ka-yu你覺得呢?」yasu詢問作曲者ka-yu。
「我也喜歡。」
「怎麼說呢~類似爵士的風格!像是性感的小姐坐在大鋼琴面前『嗯哼~♥』…那樣的感覺!!」
「說些什麼呀…(汗)再說,不是『類似』,『根本就是』爵士風格啊!我很喜歡爵士樂,還曾經想去上課呢…」
「嘿,不錯啊!」
「不過,爵士風格可能太重了…」Tiba有異議:「我覺得,搖滾一點客人比較容易接受吧。不如只有間奏用爵士風格…總之這次先別錄這個,重編吧!」

「怎麼這樣!」ka-yu大受打擊:「我都想好曲名了~」
「嘿~什麼曲名?」yasu問。
「〝Dark Moon for you〞!」
「…好遜!」
「(怒)」
「不是什麼都用英語就好呀~」
「那你說要什麼!?」
「這個嘛~〝把黑暗之月獻給你〞(闇の月をあなたに)怎樣?比較詩意…有竹取物語的風格!」
「你只不過是翻成日文而已嘛!」

吵鬧聲中,只有kiyo不發一語,賭氣似地把樂譜捏在手裡走開。yasu見狀也替kiyo感到可惜,於是他決定做出讓kiyo可以盡情發揮爵士風格的歌曲。

但,就在正式錄音的三天前…

yasu從打工的地方趕去練團室途中,拿了一張他們經常光顧的live house「BLOW DOWN」所發行的刊物。

「希望我們哪天也能登上『樂團特集』的專欄啊…」yasu翻閱著傳單,瞬間一張大大的kiyo照片映入眼簾。

照片下方寫著:『我馬上就要退團了,不過請大家繼續支持Janne!!』

(接下頁)

分享本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