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anne Da Arc物語

『我馬上就要退團了』

yasu瞪著這幾個印刷字體,全身發冷…

「…我可沒聽說…」

好不容易…終於有了五個人…正準備要起步…的時候…
偏偏就在這時候…kiyo…他竟然…?

「不…怎麼可能,kiyo不可能…一定是哪裡搞錯了…只要問他就知道是搞錯了…」

要相信他…可是,之前有過那麼多不好的回憶?

yasu回想起跟kiyo一起度過的種種時光…

為什麼我要懷疑他呢!?啊啊…一堆想法擠成一團,頭快要爆炸了!誰來…誰來…

「這是怎麼回事!?為什麼…這怎麼搞的…!?」

結果,最火大的人不是yasu,而是…

「搞什麼鬼啊,居然瞞著我們自作主張!到現在也沒來練團室!!」
「「……(汗&呆)」」
「…喂…那傢伙常常像那樣發火嗎?」ka-yu小聲問旁人。
「…不,應該說…(by yasu)」
「平常都很溫和…或許該說是呆呆的…(by Tiba)」

沒錯…最火大的人,就是大家公認的天然玉子--you。

「…我要去抓kiyo!把他揪出來,要他說個清楚!」you目露凶光。
「等等啊…再等一下他說不定就來了…」yasu出言緩和。
「…怎麼?」
「哎,怎麼說…看到你那麼氣,我反而氣全消了…」
「笨蛋!怎麼可以不生氣呢!」you大吼:「那傢伙的音樂,已經是『Janne Da Arc』的一部分了啊!!」
「!」
「假如再被背叛,這次就真的完蛋了。我不想要那樣…」
「………」yasu望著you的背影。

…到目前為止…每次發生這種事…我都以為只有我一個人在擔心…原來…

「對啊!還有你啊!」yasu用力抱住you。
「哇!?」you嚇了一跳。

無論什麼時候,you都陪在我的身邊啊…

「一直待在『Janne』的就只有我和you而已啊…」yasu靠在you的背上喃喃道。
「幹嘛突然說這個,這是當然的啊…」you有點難為情。

*

過了五天,還是找不到kiyo,眼見錄試聽帶的日子就要到了。

「要不要先錄沒有kiyo的部份?」
「那可不行,不過…」Tiba和you走到練團室,ka-yu和yasu早就在裡面了。
「喔!ka-yu,好勤勞啊!」
「沒有啦~」
「yasu…你在作曲嗎?」you看到yasu面前擺著鍵盤。
「這是我約好要幫kiyo做的東西,馬上就要完成了…」
「…我們來『放長線釣大魚』吧!」you突然說。
「「「啊!?」」」
「你不是…想早點讓kiyo聽到那首曲子嗎?」you問yasu。
「是沒錯…」
「那就馬上行動啊!」
「………」

「嘿~我來玩囉!」
一個熟悉的聲音傳進來,you似乎沒聽到,繼續說:「kiyo的媽媽說他的房間沒少什麼東西,所以他應該還會回房間去拿換洗衣服之類的。我們分兩邊埋伏來抓他!」
「在聊啥?我也要參加!」
「shuji!?」原來剛才那個熟悉的聲音,就是shuji。
「…多放一條線,釣到的機會比較多吧…」you看了看shuji。
「釣到?什麼什麼?釣女孩子嗎?(興奮)」
「…笨蛋!(汗)」

*

晚上,在kiyo家的外面…

「我買宵夜來了!」
「喔!Tiba他們那邊的情形怎樣?」
「他們好像也在吃宵夜吧!是說我們這樣好像拍警匪片,真好玩!」yasu把食物拿給you:
「我之前一直很不安…但現在感覺似乎好些了。」
「我剛剛聽了你做的曲子。你雖然說很不安,不過成果還不錯啊!」
「當然啦,不好好做kiyo可會生氣的…」yasu嘆氣:「不過,我這樣為了kiyo作曲,可是Janne在他心裡可能不算什麼吧。」
「假如真的那樣,他就不會逃避我們了。Tiba和Ino退出時…kiyo都陪著我們不是嗎?那時候他一定計畫將來要跟我們在一起的。我現在也還是這麼計畫著…將來,kiyo也在,主唱當然是yasu!光想像就很興奮了,日本全國會有很多人喜歡我們的音樂,然後我們為他們演奏,不是很棒嗎!我們一定會成為『日本第一的搖滾樂團』!」
「日本第一…?沒想到you你會有那種想法啊…」yasu頗為訝異。
「我只是不太跟別人說而已…不過現在是非常時候,也只能把握機會現在說啦。」
「是啊…日本第一…不度過這個非常時候怎麼行呢…」
「啊…快躲起來!」
「哇!」
「是kiyo…」

巷道另一邊走來kiyo小小的身影。

「從那個方向過來,就表示Tiba他們應該也發現了…」yasu和you下車,kiyo看見他們,驚慌不已。
「唷…kiyo,你好啊!」
「yasu…you…」
「我們看到BLOW DOWN的小報了喔…」
「………嗚…」
「啊!等等!」
kiyo轉身要跑,一輛車子擋住他的去路,shuji打開車窗揮手笑道:
「kiyo啊!怎麼,你搞失蹤呀~?」

「有什麼好笑!你們根本不了解我有多煩惱…不要貓哭耗子假慈悲了!」
kiyo突然大吼起來,反而嚇壞眾人。
「怎麼這樣…」
「對啊,kiyo,你有什麼煩惱就說出來啊…」
「好啦!我去練習就是了嘛!」
「那樣不能解決問題啊!」
「吵死了,不必再說了!」kiyo絲毫不理會眾人的關切。
「…kiyo,你會來練習嗎?」yasu開口。
「對啊!我不是說了嗎!」
「那…你可不可以聽一下這個?你不是說喜歡爵士樂嗎?」yasu拿出錄音帶。
「咦…」
「所以…我做了一首可以全部用爵士樂編曲的歌。」
「啊…」kiyo遲疑地開口:「…你還不確定我會不會回來…就為了我做這個?」
「你這不就回來了嗎?來,快聽吧。附帶you擔保絕對好聽的曲子喔!」

kiyo戴上耳機聽yasu做的曲子。

「……這曲名叫什麼?」
「『Lady』,你覺得怎樣?」
「這個…你要交給我來編曲嗎?」
「就跟平常一樣,作出超炫的編曲吧!」
「因為…前陣子,你們說不行…我以為…在Janne沒辦法作我喜歡的音樂,很煩惱…」說著說著,kiyo流下了眼淚:「……哈哈……怎麼靈感一下子冒出來好多…這樣我…我怎能離開Janne呢…」

他忽然拔掉耳機插頭,巨大的音樂聲響徹街頭巷尾!

「!!!!」
「喂,kiyo!你幹嘛!會吵到鄰居的!(汗)」
「沒關係!好歌就要放給大家聽啊!」kiyo興奮地高舉雙手:「這是咱們『Janne Da Arc』的歌啊…!!耶~」
「喂!小鬼!三更半夜吵什麼啊--!」果然有居民跑出來抗議了…
「嗚哇!」
「對不起啦!阿伯!」
眾人慌慌張張溜回車內,yasu叫住kiyo:
「…kiyo!」
「嗯?」
「趁現在,我要告訴你!我第一次聽到你的音樂時,真的很高興!那種感覺,就像找到了一雙能讓我飛到任何地方的翅膀一樣!」
「yasu……」
「啥米?愛的告白嗎?好肉麻~(by ka-yu)」
「少囉唆啦!(臉紅)」

…所以…我們一起走下去吧…kiyo…

嗯…謝謝你,yasu…對不起…

*

危機解除後,眾人在陽台上乾杯慶祝。

「夏天就要喝啤酒啊~!」
「把車子丟在那裡好嗎…那位阿伯就住我家斜對面耶…(汗)」
「沒關係啦~沒關係啦~」
「Tiba,你怎麼了?」yasu瞥見Tiba刻意遠遠站在角落。
「啊…只是在想…因為發生kiyo的事所以一直沒機會說…我…有點想當錄音樂師…」
「難道你…你要離開!?」yasu大驚:「沒有人接替你啊!」
「不見得喔…」Tiba指了指坐在那裡的shuji。
「咦…在說我嗎?(汗)」
「你已經等於團員了不是嗎?」
「…對…沒錯,shuji!」
「shuji!」
「shuji!!」
「shuji!!!」
「咦?啊?…那~就~這樣決定吧?哈哈…」

於是,shuji正式成為Janne Da Arc的一員!

「哎,都是你最後還搞這種飛機,害我差點沒心臟病發…」yasu埋怨Tiba。
「放心!音樂之神會保佑你的啦!這樣集結而成的五個人…再也不會動搖了…你們之間,好像有一種『牽絆』在互相聯繫呢!」
「樂團…『牽絆』啊!聽起來不錯嘛!」

也曾經有不相信這種事情的時候…但是…

2002年9月7日,Janne Da Arc在日本武道館舉行了值得紀念的第一百次獨立演唱會。
被選出而集合在一起的五個男人,相信彼此的牽絆而走到了這一步。
相信自己的命運,不停止鼓動的翅膀。

我絕不會忘記…
感覺到音樂之神要我歌唱的那個瞬間…

有如「聖女貞德」(ジャンヌダルク)
毫無所懼,讓音樂能響徹這個廣大的世界

而他們的夢想,仍將繼續…

「好久沒來枚方了。」
「感覺就像跟BLOW DOWN昭告『我們回來啦』了呢!」
「好懷念這牆壁上的塗鴉啊!沒想到Janne Da Arc還能在第一次開live的地方再次登台。」
「好了…走吧!今天也要讓大家聽到最棒的演出!」

(全篇完,後記接下頁)

分享本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