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本和之@200802 FOOL’S MATE

日期:2008年2月
內容:松本和之(ka-yu)談「Tour Solid Beat~Greed or Purity~」和專輯《Solid Beat Ⅱ》

Q:以個人身份第一次舉行tour,live本身也是很久沒辦了…即使是酷酷的松本先生,回到久違的舞台是不是也有特別的感受呢?
A:哈哈哈(笑)。站在舞台上的那個瞬間…果然是有「回來了」的感覺…從tour第一天開始就是了。

Q:是高興的感覺嗎?
A:這個嘛…嗯…就是…高興吧。

Q:抱歉,好像是我引導您這麼說的(笑)。
A:沒關係(笑)。當初決定個人活動時並不想做音樂的不是嗎?而在做好曲子、準備辦live,一直到登台的這段期間,也沒有什麼感覺。就跟以往live之前的心情差不多,不過在登上舞台、看到觀眾席的那瞬間,就突然覺得「哦哦…」…

Q:那個「哦哦…」應該是包含很多心境的濃縮了。
A:哦哦…回來了…這樣的感覺吧。

Q:觀眾也抱著同樣的心情吧。我也很久沒看到這樣彈著貝斯的松本先生…真的有好久不見的感覺呢。
A:是啊,一年半沒見了吧。

Q:那麼,三人團也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的經驗嗎?
A:對,第一次。

Q:除了第一次組三人團,也因為兼任主唱,所以感覺格外新鮮吧?
A:沒錯。三人團簡單又好懂,跟目前的我也很契合。一開始本來想再加一個吉他組四人團的…結果雖然變成了三人團,但感覺非常好。

Q:不過這樣一來,每個成員的比重增加,負擔變多,壓力不就比較大了嗎?
A:但包括我在內,喧太先生(吉他手)和Ryu先生(鼓手)都一點也不覺得辛苦啊。

Q:是因為各自都能自由發揮嗎?
A:嗯,那也是原因,不過更重要的是因為前輩們見過的場面太多了(笑)。他們都很資深了。我的話,彩排時必須一邊記、一邊習慣,因為很多事情都同時進行,而在習慣前又得花上一段時間。雖然也不會很辛苦啦。不記住歌詞不行、不唱歌不行、貝斯不彈不行…貝斯不記住不行…(笑)

Q:那可是很要緊的(笑)。但您在live並沒有讓我感到慌張的感覺,MC1音樂會的中場談話時間也是非常暴力。
A:哈哈哈(笑)。

Q:這麼久沒見竟然來這招!(笑)不過,這也很像松本先生的作風。
A:哈哈哈哈(笑)。MC啊,本來不想講的。反正也沒什麼話好說…

Q:應該有吧(笑)。
A:不,其實真的沒有啊。

Q:那為什麼又有MC了呢?
A:因為想要有休息時間啊(笑)。MC在live本來就不是必要的不是嗎?以前就覺得live的MC啦、安可啦這些東西變成慣例就有點不太對…但話說回來,假如絕對堅持不要MC的話反而怪怪的,而且我也會很累(笑)。

Q:我知道了。依我的解釋您是在掩飾害羞…
A:咦~不是啦(笑)。

Q:那麼,因應tour而產生的曲子,就是日前發行的《Solid Beat Ⅱ》收錄的曲子吧。
A:對,在tour開始前先錄了樂器部份,歌唱的部份也錄了四首左右。

Q:因為做出曲風多變的第一張專輯,確定了想做的東西,所以這張專輯感覺就比較直接了。
A:啊…第二張收錄的曲子是第一張完成後馬上開始做的,不過理由很單純,只是因為拍上一支PV時手上拿的是五弦貝斯,但實際演奏並沒有用到五弦貝斯(笑),所以這次就希望做出可以活用五弦貝斯和七弦吉他的低音曲子。

Q:以音樂方面而言,是較為厚重的曲子了。
A:因為想要更吵的聲音(loud)。前一張也很吵,但意思不太一樣…就是想要聽起來更低、更重的音響。

Q:還有,上一張作品讓我們看見各種風格…有重視旋律的,也有油漬搖滾(grunge)…這次的作品儘管展現出金屬和強勁節奏(driving)的風格,但每首歌依然保有易於記住的旋律,這點也是松本和之的特色。
A:說到曲的部份,雖然這次我也是從吉他的riff2樂曲中經常重複出現的段落開始就一手包辦,但仔細看完成的過程,會發現與其他成員的合作變得更多了。我覺得,喧太先生和Ryu先生從第一張作品了解到我想要展現的聲音和音樂方向,所以在第二張作品更加努力表現,才有辦法做出這個成果吧。至於旋律,可能因為是用哼的作曲,所以基本上還是歌謠的成份吧。其實並沒有特別考慮歌唱的部份,尤其是這次,我自己也沒感覺到哪些是容易聽的曲調。也許是因為我一直以來都是聽流行歌,而受到影響了吧。

Q:原來如此,所以是取得某種良好的平衡而產生的結果了。第一首<I don’t care>,在live聽到的時候嚇到了,想說怎麼會做出這樣的東西呢。
A:哈哈哈哈(笑)。

Q:一時還以為是敲擊金屬(thrash metal)(笑),不過副歌的旋律性卻繼承了第一張專輯的優點。
A:啊,是這樣啊。原來是這樣啊…

Q:啊,沒想到這種風格並不是您特地做出來的啊。
A:對。<I don’t care>也是從前奏的吉他riff開始,就是在家裡用吉他彈出來的。

Q:嘿~我以為是jam3即興演奏的時候做出來的呢!因為某些地方感覺很像吉他手做出的riff…
A:那些吉他riff也幾乎都是我在家做的,架構大概有70%是我做的吧。然後再換成喧太先生彈的吉他聲音,我們兩人一起編曲。<Lost>、<Night Vision>、<Death Race>這些歌的吉他riff也是我想的。

Q:為什麼會做出像<I don’t care>這麼具有攻擊性的曲子呢?
A:哈哈哈(笑)。唔…也許是因為,上次家裡只有六弦吉他,這次拿到七弦吉他,所以在家幾乎都只彈七弦的(笑)。而且,最近很少聽到這類曲子,所以想應該會滿有趣的。

Q:另外,整體而言似乎更為強調吉他solo及金屬風格。
A:那部份並沒有特別的企圖。只不過,跟上次一樣,作曲時一定都會保留給吉他solo的部份。

Q:尤其是這次,好像有更多安排是為了吉他solo而構築的吧。
A:那是因為我跟喧太先生已經互相了解了…上一張專輯是第一次合作,所以並沒有討論我要由哪個方向進行或我想做到什麼地步之類的。所以我覺得喧太先生可能會不曉得哪些地方可以怎樣表現,而我也會猜測喧太先生可以彈到怎樣的地步…這樣講很失禮(笑)。我知道他當然都辦得到啦,只是不知道可以拜託他到什麼樣的程度。因此,彼此都在探詢對方的可能性。從第一張專輯做出來後,我就知道他可以全力協助,而且可以做到比我所期望的超越好幾倍…喧太先生也知道他可以盡情去彈了(笑)。

Q:原來如此啊(笑)。那確實是吉他手會有的感覺呢。
A:這次第二張作品就是充分了解彼此的情形下產生的,所以才會有很明顯的吉他solo吧?我也正希望如此。

(接下頁)

(閱覽數:209 次)
分享本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