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PENICILLIN

十幾年前,第一次聽到<99番目の夜>時,透過錄音帶除了覺得「歌聲好歇斯底里」以外再無感想,第二首聽的是<DEAD or ALIVE>,感覺也差不多。第一次看到團員照片是在我的視覺系啟蒙地「域界」,但在一堆樂團之中,PENI的造型也不太搶眼,所以後來只記得的就是團員的平均學歷很高這事…

不過命運很奇妙,就在本命團Janne Da Arc活動進入冰河期後,我竟然重新開始注意PENICILLIN。一開始的導火線是在愛肥(avex)電台聽到<hyper chord>,電台聽不過癮就去找音源,好不容易挖到後(PENI的音源超難找)狂聽!後來又聽到吉他手千聖跑去支援Janne Da Arc主唱yasu的個人活動「Acid Black Cherry」,於是對千聖也起了興趣(模式跟迷上SIAM SHADE的時候如出一轍)。最後,又在官網日記發現了美人主唱HAKUEI的幼稚真面目…向來最愛「落差」的我,就此又挖一個坑!

V系的90年代出道老團紛紛凋零的現在,PENI維持陣容十幾年不變相當難能可貴(雖說在貝斯手GISHO退團時破功了~)。也許是因為個人與團體活動之間可以取得共識與平衡,他們才有辦法堅守著「PENICILLIN」這塊招牌吧!衷心希望只剩HAKUEI、千聖與O-JIRO三個人的PENICILLIN,也能一直走下去!

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文章

(閱覽數:637 次)
分享本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