利家與松(利家とまつ〜加賀百万石物語〜)觀後感(二)

《利家與松》第十集到第二十集短短的十集之間,發生了許多變化。第一個就是許多要角下台鞠躬,其中最震撼的莫過於佐脇良之之死。

竹野內豐飾演的佐脇良之,是主角利家的弟弟,從小立志成為武士,看不慣父親利昌重農輕武的家風,便成為佐脇家的養子。即使如此,他依舊心繫前田家。利家剛入信長旗下時,早就是信長貼身小姓的良之,多方照顧這位武藝高強卻有些粗線條的哥哥。然而,他的命運卻不比利家。在一場戰役傷了手臂後,良之失去了身為武士的自信,潛心向佛,招致信長不滿(信長不信神佛)。後來,被派去淺井家當密探的良之,在戰鬥中出手搭救兄長利家,洩漏了密探身份,不得不回織田家,卻不被信長所諒解,加上嫉妒良之的秀吉進讒言,讓信長越來越疏遠良之。自暴自棄的良之,受到阿松的激勵,好不容易再度穿上盔甲,卻終究無法得回信長的關愛,最後,大半生都為了信長奉獻的良之,竟是以德川軍的身份,英勇戰死於三方原!

佐脇良之(竹野內豐 飾)不幸的良之!在事業上得不到上司(信長)關愛,連心靈也沒有一個安息的場所。歷史上是記載他有妻有子,但在大河劇裡,雖出現過一位疑似懷有良之骨肉的女子(羽田美智子 飾),卻被阿松拆散了,不僅如此,殘酷的劇本還安排良之暗戀阿松。以利家夫婦的恩愛程度,哪有他人介入的餘地,因此良之自始至終都是孤獨一匹狼。當他跟利家說著自己就像一棵無法伸展到天際的彎曲樹木,那落寞的神情真叫人唏噓!

《利家與松》的良之跟《網路情人》(WITH LOVE)的天個性頗為類似--冷靜外表下藏著熱情澎湃的心,但竹野內豐在《利家與松》的演技明顯進步,加上角色本身的悲劇性,儘管良之在這整部大河劇裡只是個出場不到三分之一集數的配角,卻足以讓我又一次為竹野內豐驚豔。

除了良之,其他退場的重要角色有利家的母親阿辰、阿松的奶媽阿梅,以及利家的長兄利久夫婦,接替登場的新角色則有利久的養子前田慶次郎(及川光博 飾)與利家的女婿前田長種(辰巳琢郎 飾),外加利家夫婦陸續「增產報國」的「結晶」。看著松嶋菜菜子抱著比她年長的及川光博親暱地喊著「慶次郎~你長大了!」,感覺有點好笑,不過慶次郎是個喜歡奇裝異服的怪咖(日文:傾奇者),其實也滿適合具中性氣質的及川來演。但前田長種找辰巳琢郎,我就找不出理由了。辰巳比「丈人」唐澤壽明還老!就算塗了一堆粉,也遮不住抬頭紋。跟利家的女兒阿幸配起來根本就是父女,一點都沒有化學作用可言,為什麼不找年輕的演員哩?難道是因為之後要演到老年的長種?

不過這部戲的大部分選角我都可以接受,上一篇說到許多演員都來自趨勢劇(偶像劇),跟《天地人》情形差不多(其實也是近年大河劇的趨勢,除了《風林火山》例外地以舞台劇或大河劇常見演員為班底),但不會有輕浮不實感,可能因為這些趨勢劇演員的演技實力也都不差吧!另外劇本勢必也佔了重要因素。常盤貴子和北村一輝的演技有目共睹,但他們在《天地人》都被我唾棄得要死,我相信原因就是劇本把阿船和景勝寫得太欠揍…

唐澤壽明的前田利家是個重道義之人,哭過的次數不下於《天地人》的直江兼續(妻夫木聰 飾)。但我看利家哭會被感染,看兼續哭卻覺得好煩。利家哭的理由都很正常,而兼續的哭點實在太奇怪了!謙信講話也哭,敵人死掉也哭,根本是為哭而哭。而且《利家與松》塑造角色的功力優於《天地人》,觀眾對角色較容易投入感情。看到良之之死想哭,是因為想起他悲慘的際遇;看到阿辰過世想哭,是因為想起她一路扶持利家夫婦;看到利家受封大名也想哭,是因為知道他苦過很長一段時間。相較之下,《天地人》因為略過一堆不該略的情節,將重心放在一些不知所謂的地方(例如某女忍者),把人物的互動關係都建築在平板的對話上,自然難以讓我產生共鳴。

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文章

(閱覽數:785 次)
分享本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