雜論流×花同人

手札

跟本文內容幾乎無關的圖片說明:以前有寫手札的習慣,大約是從國中時開始的。一開始寫些少女情懷總是詩(?),迷上漫畫後就成了OTAKU記事,幾年後又成了腐女記事。現在翻起那些手札,都不禁佩服以前的自己,不僅是佩服自己當時對ACG的滿腔熱血,還有可以記錄歷史的那隻勤奮的腦袋和手腳。相較之下,現在用電腦打字超方便,卻越來越懶得動手。這篇碎碎唸,醞釀好幾個月了。每次想開始寫,沒多久就被別的事情分神過去,於是拖拖拉拉到現在才下手。為了避免「沒記下對流花的感受就已經對流花退燒」這種悲劇(核爆),我還是早點寫下這篇吧…

警告:本人為「流花唯一」主義,本篇文章對流花之外(包括其他花受)的配對都有所批評,假使無法接受,請不要看下去。本人恕不回應任何討戰的留言。

萌流花之始
我屬於《SLAM DUNK》當紅年代的人類,湊巧的是,我接觸「同人誌」的第一次也是SD(但當時看到了什麼全忘了),不過我的腐女天性是大學時才開竅,迷過幾部二次元作品和三次元樂團同人,就是沒想過會重新栽入SD。直到敗進SD全套原版單行本,上網看別人的讀後感,看著看著就看到同人網站去了…(果然成為腐女後,就很難再以平常的眼光看待一堆帥哥的少年漫畫啊)

為什麼是櫻木和流川配對?因為這兩人就是我最愛的角色。這篇說過,我喜愛一個配對,一定是攻和受都喜歡才行。第一次看SD時,覺得櫻木是個囂張愛出風頭的主角;重看日文版後卻整個被他勾起母性本能(?),覺得這小子可愛極了,有話直說、毫無顧忌,籃球方面也夠努力,儘管老嚷嚷我是天才,依舊乖乖做基礎練習,加上天賦的身材與體能,即使有主角威能也其來有自。

至於流川,以前只覺得「帥」,現在則覺得「超帥」!(井上老師每次畫流川耍帥都一定祭出全頁或跨頁畫面,且畫面一角一定會有櫻木的存在,讓我忍不住邪惡地想:流川在籃球場上有多帥,櫻木肯定最瞭,誰叫他每次都站在最近的地方看到嘛)但,流川骨子裡卻跟櫻木一樣單純,忍耐力甚至更低,這種反差也讓我「凍未條」(台語)。以往我一直覺得是櫻木單方面找流川麻煩,重看後發現流川對櫻木的挑釁次數不少啊!那句「白痴」(どあほう)也隨著挑釁次數的增多而放了越來越多感情了!

那麼,為何是流花呢,其實體型方面櫻木佔優勢,不過看流川打架,我腦補成他是有能力壓倒櫻木的(毆)。再說攻受的判定還是要以個性為重(不然不二塚怎麼來的)。櫻木雖高又壯,以他對女性拘謹的態度,夢想又是「跟喜歡的女孩子一起上下學」這般純潔,我怎樣都沒法想像他主動壓倒某個男人的樣子(默)。而流川明顯對女生不感興趣,雖然並無根據說流川是同性戀,但可以看出他對櫻木的感覺跟對其他人截然不同。動輒吐嘈白痴,看似漠不關心,卻把櫻木的一舉一動看透,以自有的方式為櫻木「打氣」:陵南戰「幫」櫻木克服緊張…翔陽戰為櫻木退場惋惜…海南戰在場邊情不自禁吶喊…山王戰最先發現櫻木異狀,故意犯規讓櫻木上場,更不用說最後的傳球交會,快把我給萌死了(山王戰的流花萌點也太多!)。所以,儘管原作的流川大多是冷冷的樣子,但也可解讀成他只對櫻木有感覺,當攻君沒問題啦!

更要感激井上老師賜予流川「進攻之鬼」(オフェンスの鬼)的外號。有這名號,流川不當攻,誰當攻?(聲明:據說井上老師對同人深惡痛絕,取這名號絕非以上意思,純粹是我自爽的,流花也是自己萌爽的,根本沒有所謂官配哦)

我不大接受「逆配對」(リバ),花流我幾乎吃不下去,沒激情戲的話還好,有就看得渾身不舒服。比如知名的日本同人漫畫《右手を右手の上に重ねて》,儘管裡面是流川表現比較積極,但看到流川在櫻木下面喘息…我還是本能性地毛髮直豎啊…花流裡我唯一比較中意的是「櫻道花子」的作品,因為他的流川畫得很漂亮,櫻木又很帥,不過遇到有色畫面,我還是會飛速地跳過…

我迷別的類別同人時是接受主角總受的,在SD我也希望大家都寵櫻木,但說到BL配對,卻怎樣都沒辦法像喜歡流花那般喜歡其他花受。流花前提的仙花、洋花勉強可以,重點是「流川不能當砲灰」,我想是因為我喜歡櫻&流的程度等同,不管是櫻木或流川失戀我都會難過。因此我不能接受流花的悲戀結局,總覺得兩人就是要在一起,任何一方跟第三者有好發展都不行。洋花,我是挺喜歡洋平,但他們倆還是維持友情關係比較純粹,而且洋平當櫻木的保父(流川的岳父?)也比當情敵來得有梗多了。仙花的話,雖然個性、外型都剛好配(流川曰:『反正我就是比白痴矮…』),但仙道個性圓滑,即使櫻木耍任性也一定包容過去,這種組合太和平,激不出像流花那樣的火花。

說到這,有些流花小說為了不讓仙道或洋平孤單,竟然會搞出「仙洋」的配對!OH MY GOD!他們兩個在原作根本沒有半點交集啊!是連一句對話都沒有的兩個角色!你可以腦補兩人可能因為都常跟櫻木在一起而在場外有遇見過,但要送作堆就真的太扯。而且我不接受洋平受,我寧願看「洋晴」;至於仙道,真要配對我覺得「仙越」比較合理(但基本上我也不看仙越)。

仙花、洋花以外的花受,清田→花是頗可愛(但只能精神上有意,肉體關係卻下),藤真→花是鬼畜(不知怎的,藤真這種過份漂亮的人當攻就有鬼畜感啊),三花勉強可以想像(誰叫やまねあやの的三井畫太帥了),但三井我偏向他是異性戀(我不喜歡三暮),其實花(花形)→花也說得過去(花形還滿肯定櫻木的耶),但不管怎樣,都只能是單方面箭頭關係,都以流花為前提。而流川更不能跟別人在一起(我對攻君的道德要求向來都很苛),不管是流攻他人或他人攻流,於我都是大地雷!

有時我覺得流花的萌點很像我最愛的漫畫男女主角配對--《玩偶遊戲》的羽山和紗南,都是「冤家型」配對,都是女(受)方的包容度大於男(攻)方,都是命運註定在一起的兩人,任何一方少了對方,都像少了半個人。這種「命定」的感覺,在我以前喜愛的BL配對身上也很少看到。

(接下頁)

分享本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