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鶯的哭聲(The Nightingale)

劇情:★★★★☆
演員:★★★★☆

十九世紀初的澳洲範迪門之地(Van Diemen’s Land,現在的塔斯馬尼亞島Tasmania),愛爾蘭裔少婦克萊兒(Clare)在軍營中服侍由霍金斯(Hawkins)中尉帶領的一群風紀敗壞的英國駐軍,偶爾還得上台演唱助興。歌喉美妙的她被士兵暱稱為「夜鶯」(Nightingale)。克萊兒因有竊盜前科而被村人視為罪犯,需有霍金斯的親筆推薦信,才能獲得自由、與同為愛爾蘭人的丈夫艾登(Aidan)及襁褓中的女兒離開該地。當克萊兒詢問霍金斯何時願意寫推薦信時,卻遭其非禮。艾登得知後怒不可抑,與霍金斯起了衝突。霍金斯的上司目擊現場,認為霍金斯不適合晉升,眼見苦等多年的升官機會就要飛走,霍金斯的恨意全轉向克萊兒一家。他帶著兩名心腹闖入克萊兒家,當著艾登面前強暴克萊兒,又在克萊兒面前殘殺了艾登父女。克萊兒被擊昏後醒轉,面對家破人亡的慘況,她決心向霍金斯復仇…

在影音平台上無意間看到《夜鶯的哭聲》(The Nightingale)這部電影。本人天生愛好復仇電影(←),又看到評價不錯,就選來看了。然而看完片子其實有點失望,因為我就是愛看壞人惡有惡報、最好永不超生的結局,預告片中克萊兒殺氣騰騰的模樣,更讓我以為會有她大開殺戒的場面。結果,殺害克萊兒家人的三名兇手中,感覺最有人性的兇手死狀最慘,而壞事做盡、連自己人都殺的大魔頭霍金斯,反而「只是」被一棍斃命…

回頭看了些影評,才明白這並不是我想看的那種復仇爽片,而是導演想表現在黑暗時代中的人性光輝(例如克萊兒與黑人嚮導比利(Billy)從互相警戒到彼此扶持,最後完全接受了對方的種族與傳統,還有在旅途中對克萊兒伸出援手的老夫婦等)。也有網友說,克萊兒對霍金斯的報仇手段不像對他的部屬那麼激烈,可能是因為她親手殺人後發現以暴制暴並沒有讓自己的心裡好過…雖說如此,看到克萊兒的遭遇如此悽慘,再對照壞人相對「輕鬆」的死法,感覺實在不太痛快呀!

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文章

分享本文章: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